点击关闭

拖欠市场-根据科迪乳业去年6月对收购科迪速冻股权的问询回复-格尔木新闻

  • 时间:

郎朗晒给老婆夹菜

8月2日,科迪速凍處於停產狀態。 新京報記者 王思煬

圖/公告截圖到2019年5月,依然有乳業和速凍員工在反映科迪欠薪問題。對此,商丘市委督查室在留言板上陸續回應稱,科迪員工反映的問題屬實。政府層面先是責令科迪幾家公司整改,后督辦其拿出解決方案。科迪集團表示計劃在2019年7月底前結清所欠工資和差旅費。不過據多位員工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科迪方面並未兌現承諾。

速凍員工自曝市場已「崩盤」根據商丘市委督查室2018年11月6日針對「科迪乳業嚴重拖欠工資問題」的回復,科迪食品集團因受資產重組及市場淡季影響,效益下滑,自2018年6月開始陸續出現拖欠工資和業務人員差旅費情況。同期科迪速凍面臨的問題則是,「因擴大生產、固定資產投資及市場影響,導致經濟效益下滑」。

對科迪乳業來說,大規模停產也開始對終端市場產生影響。8月2日,新京報記者以商家身份從貴陽、南通、無錫、深圳等地經銷商處了解,目前科迪「小白奶」普遍缺貨,發貨時間少則3天,長則1個多月,且每次發貨難保足量。

8月2日,科迪乳業低溫奶廠已處於停產狀態。 新京報記者 王思煬

針對上述問題,8月4日,新京報記者試圖聯繫科迪乳業證券代表劉自立及科迪集團辦公室主任詹文偉,電話始終無人接聽。截至發稿,科迪乳業及科迪集團方面尚未回應。

儘管「後院起火」,但科迪乳業在資本市場上表現得異常冷靜,至今未對債務及欠薪問題進行說明,也未對公司及控股股東的法律糾紛及失信被執行人問題發佈任何公告,對於各方質疑始終採用「否定」態度。

事實上,科迪集團佔用子公司資金早有先例。根據科迪乳業去年6月對收購科迪速凍股權的問詢回復,截至2018年3月31日,科迪集團短期借款為116550萬元,長期借款為131995萬元。涉及的15起資金用途中,有2筆分別用於償還科迪集團和科迪面業對科迪速凍的資金占用款,共計8.3億元。而2018年12月,科迪集糰子公司河南科迪大磨坊食品有限公司也出現短期佔用科迪乳業2億元資金的情況,對此科迪乳業解釋為出納錯誤操作導致。

官網信息顯示,科迪集團創建於1985年,旗下擁有上市公司科迪乳業及科迪速凍、科迪面業、科迪便利連鎖等多家子公司。其中,科迪便利連鎖商貿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於2017年2月,註冊資本為10億元。天眼查顯示,該公司因未按規定公示年度報告,已在今年7月8日被河南省市場監管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如果上述問題屬實,則科迪乳業涉嫌違反勞動法和信息披露違規。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從目前科迪乳業及科迪速凍的現狀來看,其收購預案「不只是給資本市場看的,還涉嫌和中介機構聯手抬高科迪速凍價格賣給上市公司,中介機構對其的盡職調查也有缺陷」。

科迪集團正陷入重重危機,旗下科迪乳業(002770)「拖欠奶農1.4億元奶款」問題在持續發酵。

對此,有科迪員工提出疑問,「科迪乳業業績很好,賬面有16.7億元資金,還拖欠員工工資,你們也覺得奇怪吧?」

圖/公告截圖種種跡象表明,科迪集團處於資金鏈緊張狀態。截至2019年5月30日,科迪集團持有上市公司股權的質押比例達99.96%,或存在強制平倉風險。此外,科迪集團尚有價值2150萬元的全自動餃子機(共2219台)處於抵押狀態,用於借貸合同擔保。自今年4月起,科迪集團還有6起案件被法院強制執行,涉及被執行財產共計約2.12億元。此外,科迪集團還捲入16起民間借貸糾紛,涉及金額3209.89萬元。

在今年6月27日舉行的2019年河南上市公司投資者網上集體接待日,有投資者就人民網地方留言板上員工反映的「科迪水廠拖欠工人工資10個月,費用14個月」詢問情況是否屬實,科迪乳業總經理張楓華當時便予以否認,稱「公司不存在拖欠工資現象」。而科迪所在地、商丘市下屬的虞城縣政府辦公室對該員工留言的回應則是,「如果科迪集團逾期仍不發放拖欠工資,縣人社局將依法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科迪乳業員工、奶農上門討債自今年7月24日起,有關科迪乳業員工、奶農上門討債的視頻在網上不斷流出。畫面中,有員工站在科迪乳業常溫奶廠門口拉起橫幅,寫着「企業拖欠工資可恥」;還有奶農因被長期拖欠奶款爬上25米高奶罐「催債」。

新京報記者8月2日對科迪乳業實地探訪發現,其低溫奶廠已停產,常溫奶廠十幾條生產線僅剩兩三條「小白奶」線在運行,生產員工被拖欠4個月工資;貴陽、南通、無錫、深圳等地經銷商均反映遭遇缺貨問題。

然而在謀划近半年後,科迪乳業在2018年11月23日晚突然宣布,由於資本市場環境發生重大變化,決定終止此次收購。緊接着在

對於收購理由,科迪乳業解釋為科迪速凍為優質資產,可增強上市公司盈利能力。然而從時間節點上看,科迪速凍在兩次收購預案公布期間已出現欠薪和停產現象,其是否為「優質資產」如今也要打上問號。

此外,科迪乳業在2016年的3.89億元定增「兜底協議」問題上,也與投資人及小村資產等參与方發生了分歧。據報道,當時小村資產等部分參与方與科迪乳業、科迪集團、實控人張清海簽署財務顧問協議,後者承諾當收益不足8%時兜底補足。然而一年鎖定期到期后,股票市價與定增價倒掛,小村資產等定增參与方浮虧明顯,科迪集團和張清海卻未補足差額,進而引發訴訟。

據另一家速凍企業市場負責人了解,科迪速凍每年八九月都會搞一次訂貨會,要求經銷商把預付款一次性打給公司,款項超過一定額度還可以參加抽獎,獎勵奔馳、凱美瑞汽車等,優惠力度很大。「欠薪的消息已經傳出,估計今年科迪速凍的預付款收不上來了,乳業跟速凍是一個老闆,大家都清楚。而產品總是缺貨的話,就會被其他品牌替代,長此以往品牌就消失了。」

而根據公開數據,截至2018年3月31日,科迪速凍銷售人員有373人。但銷售費用顯示,科迪速凍2016年「社會保險費」僅為1.34萬元,2017年為2.17萬元,2018年1月-3月金額為0元。科迪速凍區域經理胡景蘭說,其在公司從事銷售工作十余年,「從未交過社保」。

科迪集團被疑挪用資金既然效益增長,那麼錢哪兒去了?科迪速凍區域經理胡景蘭向新京報記者透露,此前科迪速凍市場每年都在正常盈利,但自去年四季度開始缺錢,並一直持續到現在,「我們猜測,乳業和速凍的資金被挪用了,應該是科迪便利店拖累了集團業績。」

2018年9月,科迪天然深泉水公司(科迪乳業子公司)銷售部員工在人民網(603000,股吧)地方領導留言板上稱,其進入公司銷售部工作6個月期間,公司一直拖欠工資和差旅費。2019年2月,科迪速凍一名員工也在該平台留言稱,公司在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2月1日期間拖欠359名員工工資,初步估算有2000萬元。

2019年4月17日,科迪乳業又公布重啟收購科迪速凍交易預案。

而據最新收購預案,科迪乳業此次交易對象增加了中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理由是中原資產此前以其對科迪集團享有的債權獲得了科迪速凍部分股權。公開信息顯示,中原資產主要業務為通過債務重組、股權投資、債轉股等方式處置不良資產。

攝「都是要賬的,廠子這個月行就行,不行就完了。」方永強說,科迪乳業低溫廠已停產,常溫廠十幾條生產線也停產大半。與去年同期每日三四百噸的產量相比,如今僅剩兩三條「小白奶」線在支撐,產量也縮減到每日四五十噸。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認為,此次收購之所以受到較多質疑,主要是因為賣方與買方之間存在較明顯的關聯性,而兩家企業的大股東為同一實際控制人,且傳出資金鏈緊張的消息。「這就會讓人聯想到大股東是否為了自己的利益,將自己的私有資產以較高對價注入上市公司,以緩解自身資金壓力,同時將風險轉嫁給上市公司其他股東。」

「銷售經理都不幹了,業務員一般的都給辭掉了,差旅費欠人家一年多。」8月2日,科迪乳業員工方永強和同事向新京報記者證實,除拖欠業務人員薪資外,科迪乳業還欠生產員工4個月工資,「什麼社保都沒有」,不少員工已離職或放假回家。

《奶農求救書》。 新京報記者 王思煬

乳業及速凍大半停產事實上,早在此次討債風波爆發前,就有科迪員工公開反映欠薪,該問題蔓延到整個科迪集團。

攝科迪乳業員工也在討薪維權。裁判文書顯示,自2018年9月起,先後有19名員工以勞動糾紛為由將科迪乳業告上法庭,索要被拖欠的工資和社保等,其中13起案件共涉及金額超過101萬元。二審判決顯示,上述員工中多數被科迪乳業以「業績差」或「違反公司規定」為由勸退,但科迪乳業無法提供有效證據證明員工無法繼續勝任工作,而是停發工資,且未足額給員工繳納社會保險,科迪乳業上訴請求基本被駁回。

胡景蘭還注意到一個細節,2018年底,科迪速凍部分河南籍區域經理補發了5個月工資,但公司運營部經理卻在「科迪速凍區域群」里發佈通知稱,因公司年底需要銀行存款餘額,故要求每人只預留2018年5月工資,剩餘4個月工資「立即匯入集團賬戶」。在該通知下方,則附有「科迪食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賬戶名稱及賬號。對於工資為何要返還到科迪集團賬戶而不是科迪速凍賬戶,胡景蘭表示不清楚,只知道大部分人都按要求執行了。

與此同時,科迪乳業和科迪速凍均已陷入不同程度的停產狀態。

該說法也得到科迪速凍區域經理劉永清的印證,「虧損最大的應該是科迪超市(編注:實為便利店)。有一次大區經理跟我們說,科迪便利幹了兩年,虧了5個多億。」

值得注意的是,科迪集團將其持有的科迪速凍共計3065萬元出資額,以1元/1元出資額的價格,分別在2017年2月、2018年1月、2018年3月轉讓給張清海、許秀雲、劉新強(科迪集團董事)、周愛麗(科迪集團監事)等自然人。這意味着一旦此次收購獲批(以修訂交易價格14.59億元計),張清海、張少華家族出資額的價值將在短短几個月內上漲近50倍。

企業說法存多處矛盾與欠款欠薪、停產情況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科迪乳業對外表現出來的卻是資金充足、業績向好。截至2018年底,科迪乳業貨幣資金餘額為16.72億元,同比增長76.2%,佔到總資產的49.43%。2019年一季度,科迪乳業貨幣資金繼續增長至17.7億元,經營活動現金流為1.1億元,同比增長近三成。今年上半年,科迪乳業更是預盈8298.54萬元-8752.37萬元,同比增長28%-35%。

同在6月27日的網上集體接待日,有投資者向科迪乳業提出質疑,「我們參与定增的投資人都是因為你們的差額補足協議才投資的,你們現在不承認簽過協議,意思是小村資產在作假?」科迪乳業總經理張楓華對此同樣予以否認,稱公司、大股東及實控人未與定增參与方簽署兜底協議。

圖/公告截圖欠薪同期收購速凍資產在資金鏈緊張之時,科迪集團急於將速凍資產注入上市的科迪乳業。2018年5月27日,科迪乳業宣布以15億元價格向控股股東科迪集團及張少華、張清海、許秀雲等29名自然人購買速凍100%股權。由於預估增值率高達347.84%,且買賣雙方存在明顯關聯性,被外界質疑存在利益輸送,遭到監管部門問詢。

新京報記者 郭鐵 王思煬 攝影 王思煬

編輯 李嚴 校對 劉軍

科迪速凍區域經理劉永清也向新京報記者證實,「7月22日客戶還在打款,次日速凍工廠就開始停產,此後生產時停時續,到24日乾脆停工。大區經理跟我說,7月份開始就陸續不生產了。」

根據交易預案,彼時科迪集團及科迪乳業董事長張清海、許秀雲夫婦共持有科迪集團99.83%股權。而張少華為張清海與許秀雲之女、科迪速凍法定代表人。另外26名自然人中,有7人與張清海、許秀雲夫婦存在親戚關係,5人為科迪集團董監高。

多位信源向新京報記者證實,科迪乳業、科迪速凍此前運營良好且可實現盈利,如今陷入債務危機且停產缺貨,恐涉及資金被科迪集團挪用。

(文中奶農、科迪乳業、科迪速凍員工均為化名。)

除停產外,天眼查還顯示,目前科迪集團及旗下科迪乳業、科迪速凍均在2019年6月25日被鄭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理由是「違反財產報告制度」,執行標的1629.65萬元全部未履行。

在科迪速凍廠區,工作人員同樣稱夏季天熱,廠區停電,已停產一周時間。新京報記者透過科迪湯圓生產車間大門縫隙看到,裏面漆黑一片,沒有生產跡象,廠區內運輸車輛也均處於閑置狀態。

  “从去年6月开始一直大规模缺货,比如我们大区收六七百万的预付款,却只给发100万的货,欠很多经销商货款,现在连正常生产都没了。经销商不敢打款,市场崩盘,已经是死局了。”科迪速冻区域经理刘永清认为,科迪速冻的漂亮报表是给资本市场看的,“如今财务状况不好,收购肯定没有办法进行。”

據賈桂方透露,上述視頻中爬奶罐討債的奶農來自山東,是科迪乳業的一名奶源「大戶」。新京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奶農求救書》顯示,科迪乳業自2017年12月起陸續拖欠奶款,涉及奶農上千戶,合計金額約1.4億元。

8月3日晚,深交所對科迪乳業下發關注函,要求其就公司是否存在資金鏈緊張情形,資金是否存在被他方使用,以及賬上存有16.72億元貨幣資金但仍長期拖欠奶款等問題進行說明。業內認為,如果科迪乳業不能對公司應付賬款、貨幣資金使用等問題進行合理答覆,涉嫌財務造假及信息披露違規。

「不去找不行了,農戶已經起訴我了。」8月1日,河南省商丘市下屬某縣奶牛養殖小區負責人賈桂方對新京報記者說。他與科迪乳業的合作始於2013年,此前回款一直相對正常,但從2017年冬季開始,科迪乳業陸續拖欠奶款,數額累積至今已達300多萬元。賈桂方無法按期給農戶結款,陷入與農戶、科迪的「三角債」。

另外,科迪乳業曾在2018年5月至2019年4月間兩次啟動收購科迪速凍股權,並稱科迪速凍為優質資產可增加盈利能力。但科迪速凍多位區域銷售經理向新京報記者透露,自2018年6月起,科迪速凍陸續拖欠業務人員工資及差旅費,目前工廠停產,缺貨嚴重,「市場已經崩盤」。該收購恐擱淺。

該縣養殖戶王興發也遭遇了科迪乳業欠款。2017年底,王興發開始給科迪乳業交奶,「合作沒幾個月就開始欠了。以前欠幾個月就結一次款,現在欠了一年多,總共欠了我120多萬元。」如今,王興發不得不靠賣牛維持牛場運營,奶牛數量也從雙方合作初期的500多頭減少到現在的200多頭。

8月2日上午,新京報記者在科迪乳業低溫奶廠看到其大門緊閉,鮮有人員出入,多輛大貨車停靠在廠區門口,處於閑置狀態。據門口保安介紹,廠區因停電現已停產。

今日关键词:国安球迷送施密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