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宣布将其每日回购市场隔夜操作延期到至少2020年1月-宝宝医院-全民大新闻
点击关闭

准备金美国-美联储宣布将其每日回购市场隔夜操作延期到至少2020年1月-全民大新闻

  • 时间:

海伦·亨特遇车祸

美國回購市場目前規模在2.2萬億美元左右,並不算很大,許多個人投資者甚至都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但對美國金融體系而言它意義重大。有人將回購市場比喻為世界上最大的當鋪——拿國債等資產作為質押,換取短期現金,為其他投資活動提供廉價的資金支持。由於對沖基金、投資銀行等回購市場活躍的借貸者經常從事的是槓桿交易,很微小的利率變動都可能對其運作產生重大影響。當回購利率出現大幅度攀升時,可以想見對這些機構的影響多麼巨大。十年前的金融危機期間,由於回購市場上貸款人懷疑借款人提供的質押物質量有問題而不願意出藉資金,導致雷曼兄弟和貝爾斯登無法獲得融資而喪失了償付能力,美聯儲不得不出手干預。

目前,美聯儲使用「不是QE」的資產負債表擴張作為應對回購風波的解決方案,那麼,面對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的協調問題;面對日益明顯的經濟下行信號帶來的實施更大力度刺激政策的壓力;面對經濟下行可能誘致的更頻繁的金融動蕩,美聯儲又會有何作為?

這一次,回購市場又出現了問題,令人們擔心十多年前的危機情景重現,這完全可以理解。然而,讓人迷惑的是,在既沒有次貸危機爆發,又沒有某家投資銀行突現償付危機的背景下,為什麼回購利率會突然飆升?

最簡單的分析當然來自技術層面。利率飆升的直接原因是對現金的巨大需求超過了市場所能提供的資金供給。確實如此。從需求側看,9月中旬這個時點,不論是企業需要繳付所得稅,還是銀行和交易商需要購買新發行的美國國債,都需要大量新增現金。從供給側看,自2017年10月美聯儲開始縮表以來,一直在出售其量寬政策下所積累的美元債券,這一行為吸收了不少銀行的現金準備,從而使得回購市場的資金供應減少。

在沒有出現突發的重大不利事件背景下,回購市場卻出現異常動蕩,顯示出美國金融體系的脆弱性日益增高,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了美聯儲確實不是神仙。據說美聯儲已經花費了幾年時間在研究到底充足的準備金應該保持在何種水平,才能確保回購利率不至於過高。顯然,他們還沒能找到準確答案,至少在縮表進程中,對確保金融體系順暢運轉所需要的現金量有所低估。

但是,需求的增加和供給的減少並不是突如其來或者不可預見的事情,如何就引發了不尋常的後果?人們不得不從更深層次去探尋原因所在。首先想到的就是監管政策的影響。金融危機后,監管規則對銀行從事回購交易進行了更嚴格限制,如更高資本金要求,從而一定程度削弱了銀行參与該業務的動機。此外,美國大型銀行被要求必須要在資產負債表上保持充足的高流動性資產,以滿足流動性覆蓋比例的規定。美聯儲數據顯示,在2019年二季度末,美國25家最大銀行平均持有的準備金佔總資產的比例是8%,所有其他銀行只有6%。與此同時,4家最大銀行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銀行和富國銀行的準備金擁有量遠遠超過剩餘的21家銀行。在4家銀行中,摩根大通又獨佔鰲頭。正因為如此,有人把摩根大通銀行近來大量減少剩餘準備金存款作為引發此次回購市場風波的導火索。有數據顯示,目前摩根大通存在美聯儲的存款相比6月份有57%的下降,約佔同期美聯儲所有銀行準備金下降金額的1/3。

9月中旬美聯儲年內第二次降息,本該成為金融市場當仁不讓的頭條新聞,卻被一兩天前一起突發事件奪去了不少眼球:美國回購市場隔夜利率一度飆升到10%,遠超平時2.25%左右的水平,為十年以來最高。隨後,美聯儲紐約分行介入,向市場注入流動性,並承諾會持續開展每日至少750億美元的隔夜回購操作,直到10月10日。美聯儲的介入成功穩定了回購市場,目前隔夜回購利率已經恢復到正常水平。

表面上這隻是一次有驚無險的小風波,但餘波和影響遠未平息。人們都在追問到底發生了什麼,還將會發生什麼?要知道,上一次美聯儲介入回購市場還是2007—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期。確實有人將此次事件看作是小問題,只是金融體系的小小堵塞而已,疏通即可。但更多人擔心,這件事恐怕並不簡單,是美國金融體系出現重大問題的警戒信號,更有人將之視為新一輪金融危機的前兆。

耐人尋味的是,美聯儲宣布此次行動時,反覆強調行動的目的只是為了增加銀行的準備金、確保回購市場有充足流動性,決不能將其視為是另一次量化寬鬆(QE),也不意味着貨幣政策立場的改變。不過,不可否認的是,美聯儲的縮表行為已經轉向,資產負債表的擴張又開始了。

美聯儲已經發聲將要對監管政策作出檢討,看看是否與回購風波有充分的聯繫。不過,如何確保類似風波不再重演?他們已經採取了最新的行動。10月11日,美聯儲宣布將其每日回購市場隔夜操作延期到至少2020年1月,同時開始定期購買短期國債至少到2020年第二季度。

今日关键词:四姑娘山发生山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