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行业-低俗色情内容已经成为网络文学发展的公害-博尔塔拉新闻网

  • 时间:

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網絡文學作家行業需自律網絡文學作家作為這一新興又特殊的文學門類發展的重要推動力量,經歷了從「寫手」到「作家」的身份轉變。從業餘寫作者到職業創作隊伍,從被質疑到被尊重再到被期待,網絡文學作家在受到讀者歡迎與認可的同時也受到主流文學界與資本市場的青睞。

此外,加強行業規範和行業自律的工作也在不斷推進。2016年,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與中國音像與數字出版協會數字閱讀工作委員會共同發起的《網絡文學行業自律倡議書》提出,堅持把社會效益和社會價值放在首位;堅持依法經營,努力營造良好發展環境。

「針對一些網絡文學的模糊地帶,應該通過這次整治行動探索一個低俗內容的評價標準。通過整治過程中反映出的問題,進行反饋,做個實驗,有助於讓網絡文學網站和作者有據可循,知道哪些可以寫,哪些不能寫。」夏烈說。

在價值引領方面,早在2011年,原文化部發佈的《互聯網文化管理暫行規定》就明確提出「從事互聯網文化活動應當遵守憲法和有關法律、法規、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的方向」,為網絡文學的發展指明了方向。可以說,與其他文藝門類相比,網絡文學並不是法外之地,不良內容的存在沒有理由。

各類門戶網站的文學頻道、網絡文學專業網站、文學交流平台、個人網頁、私人博客、微博、微信等,在推動網絡文學打破固有發表平台限制、促進網絡文學作品繁榮的同時,也給監管帶來一定難度。網絡文學的發表途徑相對直接,缺少編輯嚴格把關與審核,「寫作、發行、閱讀」實現同步,一定程度上給色情淫穢內容的滋生創造了條件。

經過短短20多年的發展,網絡文學從鮮為人知到家喻戶曉,深刻改變了文學發展、大眾娛樂和文化產業的面貌。然而網絡文學體量巨大、作者眾多、內容多元、格調迥異,低俗色情內容已經成為網絡文學發展的公害,如何促進網絡文學乃至網絡文藝健康發展成為重要的時代課題。

截至2017年底,已有165名網絡文學作家成為中國作協會員。各地相繼成立網絡文學協會扶持網絡文學發展。2017年12月,首個「中國網絡作家村」落戶杭州,成為網絡文學創作、項目孵化、版權交易、作品改編、影視動漫遊戲衍生開發的重要平台。

「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只有20多年的歷史,文學網站對題材內容、關鍵詞進行機器和人工審核所依據的標準還在探索中,哪些是文學語境需要的,哪些是色情淫穢低俗內容,正在不斷明朗起來。」夏烈說。

1998年3月22日,蔡智恆開始在台灣成功大學電子布告欄(BBS)上連載小說,到5月29日,他在網絡上完成了小說《第一次親密接觸》的連載。

如何看待這次行動?中國作協網絡文學研究院副院長夏烈對本報記者說:「整治有其必要性。以往也有過類似的整治行動,但這次行動的力度、涉及面、時長和深入程度都有所加強。」

部分網絡文學寫手追求點擊量,熱衷於「流量變現」,通過低俗內容吸引讀者,滿足其消極閱讀體驗,是這一現象存在的直接原因。據《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網絡文學用戶規模達4.32億,佔網民總體的52.1%。龐大的市場激發了網絡文學作家的創作熱情。在市場激烈競爭面前,出現了網絡文學作者違背文學規律,想歪招、打擦邊球的情況。

在效益考核方面,2017年,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公布了《網絡文學出版服務單位社會效益評估試行辦法》,並制定了相關評估指標和計分標準,要求企業在重視經濟效益的同時,進行社會效益考核評估。在一級指標「出版質量」細目中,「價值引領和思想格調」指標排在首位。

本文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促進經濟與社會效益平衡網絡文學的誕生與發展在豐富中國文學、促進產業發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長期以來,網絡文學質量良莠不齊、行業內版權糾紛頻發等問題也成為制約網絡文學進一步發展的瓶頸。近年來,有關部門致力於不斷推動相關政策法規的完善,通過法律修改,出台指導意見、管理規定等手段促進行業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平衡。

嚴肅整改淫穢色情出版物今年7月中旬,按照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部署,北京市、上海市「掃黃打非」辦公室聯合網信、新聞出版和文化執法等部門分別對晉江文學城、番茄小說、米讀小說運營企業進行約談,要求針對傳播網絡淫穢色情出版物等問題進行嚴肅整改。

今日关键词:徐璐张铭恩官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