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魏跃摄影-(原标题:贪官103起受贿事实遍布全省 摄影爱好成雅贿"敲门砖")-大连长兴岛新闻

  • 时间:

哪吒票房超红海行动

魏躍暉家附近有家攝影器材專賣店,沒事的時候,他經常到這家攝影器材專賣店閑逛。一次,他在該店看中一款萊卡S2相機機身和萊卡70mm的鏡頭,兩樣東西加在一起是17.9萬元人民幣。相中后,魏躍暉就給時任遼寧某市財政局預算科科長的卜某打電話說:「我看好一款相機,價格大概在18萬元左右。你能方便幫我購買嗎?」卜某為了和魏躍暉搞好關係,培養好感情,在個人工作業績和市財政上獲得更多的關照,也希望魏躍暉有機會能在其領導面前多表揚他,從而使他得到更多的提拔機會,當即答應了魏躍暉的請求。沒過多久,卜某就帶着現金來到那家攝影器材專賣店,購買了魏躍暉相中的相機和鏡頭。此外,2007年,卜某還先後6次送給魏躍暉合計17萬元,以及萊卡S2相機鏡頭、萊卡D-LUX3相機。

例如,2001年春節前夕,魏躍暉去遼寧某市培訓中心開全省財政決算會議。會議期間,該市財政局局長宛某來到魏躍暉房間,對魏躍暉說:「要過年了,我市財政局沒少受你照顧,我特別感謝你,這裏面有些錢是我個人的意思,希望你繼續照顧我。」魏躍暉只是客氣了一下,就收下了20萬元。次年春節到來前夕,魏躍暉又到該市培訓中心開全省財政決算會議,宛某再次來到魏躍暉的房間,表達想爭取更多的財政支持(該市作為經濟欠發達地區,當時想更多地得到資金),魏躍暉答應后再次收下20萬元,並點頭表示感謝。

◎公訴人說案一念天堂,一念地獄遼寧省鞍山市檢察院公訴二處助理檢察官 劉勃

除索賄受賄外,魏躍暉還濫用職權,深深辜負了組織的信任和人民的重託。2015年,國家決定對投入資金達到10億元以上的農產品加工企業進行補貼,本意是助力遼寧農業產業化發展,營造良好營商環境。魏躍暉身為省財政廳主管副廳長,明知某公司項目存在問題、審計結論不真實的情況下,堅持決定仍然由原審計機構進行最終審計,並以此為依據給予某公司財政補貼,導致國家農產品加工項目補貼資金1.65億余元被騙,最終給國家造成巨大損失。

法院審理查明,魏躍暉在擔任遼寧省財政廳預算處科員、副處長、處長,財政廳副廳長期間,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利用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請託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收受103人所送人民幣870.64萬元、美金0.7萬元,以及攝影器材15件、玉石原石3塊、手串1個、手錶1塊,共計摺合人民幣972萬余元。

魏躍暉平時喜歡攝影,這也成為各市縣對他進行賄賂的重要突破口。在魏躍暉受賄案中,有15筆就是請託人為了投其所好,用高檔攝影器材來賄賂他。而他也一樣來者不拒,照單全收。

從預算處科員到財政廳副廳長,魏躍暉把職權當成撈錢的工具,在管轄範圍內普遍撒網,來者不拒。令人驚訝的是,他不僅收受現金800多萬元,而且還收下高檔攝影器材15件——

2.攝影愛好成為雅賄「敲門磚」

然而,我們遺憾地看到,在起訴書所指控的犯罪事實中,從1993年這個時間點,魏躍暉在走向領導崗位的同時,開始將手中的職權為己所用,索賄、受賄,中飽私囊,從為他人職務晉陞、調整工作到幫助企業獲得財政補助資金;從收受普通購物卡到索要進口高檔相機、高檔手錶,魏躍暉將一雙寫着「貪」字的大手一次次伸向下屬部門、兄弟單位、企業老闆,一步步向相反的方向書寫自己的人生。

魏躍暉從1983年8月參加工作開始,就一直在遼寧省財政廳工作,從預算處工作人員、辦事員、科員、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做起,先後擔任遼寧省財政廳預算處副處長,遼寧省預算編製審核中心主任(正處級,兼任預算處副處長),遼寧省財政廳預算處處長,遼寧省財政廳黨組成員、副廳長。

这个“财神爷”是一名摄影发烧友

被告人魏跃晖被带进法庭

公诉人指控犯罪

2000年,遼寧某縣級市財政局局長布某想從該局調到地級市財政局任預算科科長,請魏躍暉幫忙疏通關係,便給魏躍暉打電話,說該市財政局預算科科長的位置空缺,他想調到這個崗位,希望魏躍暉給時任該局局長宛某打招呼。魏躍暉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利用擔任省財政廳預算處副處長的職務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給宛某打電話推薦了布某。同年10月,布某如願以償調到該市財政局預算科任科長。為了表達感激之情,2001年3月,布某送給魏躍暉15萬元。

2010年初,時任遼寧某縣財政局預算股股長的祁某為了能被提拔為該縣財政局副局長,來到魏躍暉辦公室,說他們局裡空出一個副局長的位置,她想爭取一下,看魏躍暉能不能給縣委書記打個電話,幫她說說好話。魏躍暉當即答應幫忙。後來,魏躍暉給縣委書記打電話,推薦了祁某,書記說祁某不錯,會考慮。2010年底,祁某告訴魏躍暉,她如願被提拔為財政局副局長。為此,魏躍暉於2011年初收到了祁某送與的「感謝費」4萬元。

從2013年10月任遼寧省財政廳黨組成員、副廳長至2017年4月落馬,魏躍暉緣何在短短3年多時間里,就從事業巔峰跌入人生谷底?透過他的腐敗軌跡不難看出,他把職權當成了撈錢的工具,而且在管轄範圍內普遍撒網,來者不拒,受賄覆蓋面之廣令人驚詫。

本文来源:正义网

2004年,布某得知該局副局長職位出現空缺,希望魏躍暉再次幫忙推薦自己。魏躍暉還是利用自己擔任省財政廳預算處副處長的職務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給宛某打電話推薦布某。同年11月,布某被任命為該市財政局副局長。魏躍暉因此再次收受了布某送與的15萬元「感謝費」。

3.妻子、保姆的開銷也有人買單

從中專畢業生到高官,魏躍暉完成了「自我價值」的華麗轉身。然而「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從高官到階下囚,魏躍暉又體味了「一步踏錯,萬事皆空」的人生滋味。他身犯兩罪,從根本上說,都是沒有正確對待權力,沒有認識到權力姓」公「,必須秉公用權、依法用權。

1996年初至2006年底,魏躍暉先後安排遼寧某縣財政局洪某在當地為其父母找了兩個保姆,照顧其父母的生活。洪某很快就在當地找了一個小姑娘照顧其母親。時間不長,洪某又找了一個保姆照顧其父親。洪某不但先後9次送給魏躍暉7.5萬元,還主動承擔這兩個保姆的8萬元工資。當然,該縣每年都會比上年度多得到一些財力性補助資金。

2011年11月,時任遼寧某縣財政局局長宮某得知魏躍暉父親去世的消息,專程從該縣開車到瀋陽,弔唁后,留下美金5000元,魏躍暉點頭表示感謝。常某也來弔唁,把魏躍暉叫到無人的地方,把裝有2萬元現金的信封塞進其衣兜后離去。

翻閱魏躍暉的檔案,我們看到,1983年,19歲的魏躍暉到遼寧省財政廳參加工作,雖然只有中專文憑,但他在組織的關懷培養下,從預算處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成長為主任科員,再到處室負責人,於2013年躍升為省財政廳黨組成員、副廳長。從1983年到2013年,魏躍暉在遼寧省財政廳預算處工作了整整30年。從一個出身寒微、沒有受過高等教育的普通青年,到一名副廳級領導幹部,是組織的引領,讓他超越了自身的平凡;是組織的培養,幫他彌補了自己的不足;是組織的信任,賦予他很大的權力。

2003年上半年,宛某給魏躍暉打電話,說當地有一家治療結腸炎很有效的私人診所,要帶他去看病。檢查費、治療費和藥費一共2萬多元,都由宛某支付,目的就是想爭取更多的財政支持。

日前,由遼寧省鞍山市檢察院提起公訴的遼寧省財政廳原黨組成員、副廳長魏躍暉受賄、濫用職權案在鞍山市中級法院宣判。被告人魏躍暉因犯受賄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因犯濫用職權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魏躍暉當庭表示認罪悔罪,不上訴。

2015年11月的一天,遼寧省某科研單位領導李某給魏躍暉打電話,說要送他一台尼康相機,魏躍暉假裝推託,最後還是抵擋不住誘惑,就同意收下。2016年5月的一天,李某到魏躍暉家小區樓下,將一個尼康800mm的相機鏡頭和一台尼康D5型號相機送給魏躍暉,希望魏躍暉支持他的一個藍莓科研項目,幫助該項目獲得財政資金支持。魏躍暉當即表示會支持他的這個項目。

不過,魏躍暉也怕收受如此多的攝影器材太扎眼,擔心事情敗露,加之當時廳領導也提醒他要注意影響,出於害怕被調查等原因,2015年,魏躍暉將遼寧某市財政局黃某為其購買的價值51萬余元的攝影器材退回。

64本卷宗和103起受賄事實顯示,為了能在結算事項及上級補助資金等方面得到省財政廳的支持,請託魏躍暉給予關照的地市幾乎涵蓋遼寧全省。

2010年,遼寧省直某單位主任尚某請魏躍暉幫忙給其外甥找一份在瀋陽與金融有關的工作,魏躍暉爽快地答應了。事後,魏躍暉給遼寧某市財政局領導溫某打電話,請他幫忙協調此事。溫某通過該市銀行董事長打招呼,最終,尚某的外甥入職該市銀行瀋陽分行。為了表達對魏躍暉的感激之情,2011年春節,尚某送給魏躍暉5萬元現金。

4.一通電話就幫人搞定升遷和就業

除了滿足個人的興趣愛好外,魏躍暉將手中的職權用到了極致,連其妻子,甚至其父母家請保姆的花費也都有人買單,着實讓人瞠目結舌。

2007年七八月間,魏躍暉給卜某打電話,說自己的妻子準備帶她美容院50多名員工去卜某所在市培訓中心搞聯歡,讓其給安排一下。卜某熱情接待后,將住宿費、餐費共計5.7萬元讓該培訓中心處理不說,還為魏躍暉妻子支付了5.7萬元招待費。

遼寧某縣財政局局長谷某也是一名攝影發燒友,他除了每年給魏躍暉2萬至3萬元現金外,還多次陪魏躍暉打麻將、旅遊攝影……2010年春節前,魏躍暉給谷某打電話,約他一起參加黑龍江雪鄉行。正月初二,他們在牡丹江集合后一起開車去雪鄉,谷某給魏躍暉提供了2萬元雪鄉旅遊攝影經費。2010年至2013年,谷某與常某、魏躍暉一起去了內蒙古阿爾山、貴州、安徽黃山、吉林長白山、黑龍江雪鄉、河北壩上及新疆旅遊攝影,每次都為魏躍暉及妻子、兒子結算費用,總計約18萬元人民幣。

……今年4月,因犯受賄罪、濫用職權罪,魏躍暉被法院數罪併罰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法庭宣判后,魏躍暉淚流滿面地懺悔說,是撈錢夢害了自己,可惜自己的撈錢夢驚醒得太晚了……

1.103起受賄事實幾乎遍布全省

2011年8月,魏躍暉父親在瀋陽第三醫院住院,遼寧某市財政局喬某得知消息后,表示要來慰問一下。魏躍暉推辭幾句后還是把父親住院的地址、病房和父親姓名告訴了喬某。喬某專程到醫院探望,儘管魏躍暉當時不在,但喬某表明身份后仍留下了2萬元。

魏躍暉長期供職的預算處,是遼寧省財政廳的一個重要部門,最大的一項權力就是對市、縣財力性轉移支付補助指標的分配權。市、縣政府和財政部門都特別希望財政廳能夠多分配一些財力性轉移支付補助,希望預算處在資金的分配上對自己的地區能夠給予關照和傾斜。魏躍暉正是抓住了基層都想多些財政支持的心理,想方設法為自己撈錢,你給我送錢,我就多給你撥款,儼然把自己的崗位職權當作撈錢的工具,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在全省普遍撒網。

遼寧某市下轄的一個區人大常委會領導常某是該區攝影家協會主席,一次,他和魏躍暉在攝影器材專賣店偶遇。常某請求魏躍暉和他所在市財政局打個招呼,幫他們攝影家協會爭取一些活動經費。魏躍暉當即答應,並給該市財政局局長打了電話。2012年,二人在攝影器材專賣店再次偶遇,常某告訴魏躍暉,他們攝影家協會的經費撥下來了。為感謝魏躍暉對該區攝影家協會申請財政經費提供的幫助,2013年,常某到魏躍暉家小區門口,將一個價值1萬元的尼康80-400相機鏡頭送給了魏躍暉。

希望此案能夠警示廣大黨員幹部,以魏躍暉案為鑒,遵紀守法,永遠保持忠誠、乾淨、擔當的政治本色,莫要辜負黨和人民的重託,重蹈「魏躍暉們」的覆轍。

今日关键词:山东台风暴雨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