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文化-遗介”在公众号上推送关于建筑遗产保护的科普文章-新车资讯

  • 时间:

个人住房贷款调整

談起創辦「遺介」的初衷,駱凱說:「我們希望讓遺產保護走進你我的生活,讓文化遺產保護不再高冷。」

郭慧嵐郭慧嵐

從那一刻起,身為理科生的駱凱明白了:傳播不僅需要專業知識,還要有樸實和生動的語言。

「遺介」的初創過程並不順利,第一次的科普活動只有一個人參加。

這時,駱凱展現了一個孩子王的本領:手上有模型和動畫,口中的描述生動、幽默:「這個為什麼叫歇山頂呢?大家看,這像不像中間被豎切了一刀,就像一個人在爬山,爬到中間,歇夠之後就一口氣衝上了山頂?」孩子們聽了眼神兒都跟着放光。

「神奇的坡屋頂」是「遺介」與「我們的城市——北京兒童城市規劃宣傳教育計劃」名城青苗夏令營合作舉辦的親子體驗課程。

「神奇的坡屋頂」課堂上,駱凱用木塊、水壺、海綿塊、量杯等工具為孩子們模擬下雨時,古建屋頂的防水過程。

2017年,還在念研二的駱凱創辦了「遺介」公眾號,開始做一些線上的建築遺產科普工作,從此也有了「遺介君」的外號。

「許多居民雖然住在文物或者歷史建築里,但是並不知道建築的價值所在,或者這個建築究竟好在哪兒。其實保護並非意味着要等居民把『價值』破壞后,專家再趕去補修——這種模式是滯后的。如果我們能從保護的源頭上去做,告訴居民,『這個東西有價值』,讓他們自發地保護,至少不去破壞,那才是理想狀態。」

「遺介」團隊在北京大學附屬小學、北京市西城區三義里小學、丰台區雲崗青少年中心、門頭溝區王平小學等地開辦建築遺產科普課堂。

「遺介」, 是一個由北方工業大學建築學、城鄉規劃和風景園林學等專業的碩士研究生組成的建築遺產科普團隊。「遺介」主要關注文物建築和歷史建築的保護。他們很有創意地把科普對象引向了「親子」。他們相信,從孩童時代開始,就應該樹立文化遺產保護的理念;而以孩子為核心,又能夠帶動親子家庭;再由家庭的力量去逐步影響社會……

「遺介」團隊非常年輕。10個成員中有9個「90后」,還有一個「00后」,也就是還不到20歲。團隊創始人是1994年出生的駱凱。2017年,他跟着研究生導師在北京著名的大柵欄地區做調研,發現很多北京老四合院里的居民對於自己所居住的建築遺產並沒有清晰的保護概念,於是萌生了創辦「遺介」的念頭。

「大家中午只在會議室簡單地吃了一些小零食充饑,連外賣都沒點。那次的會開到了凌晨一點多。但是大家都不覺得累,因為每個人身體里彷彿都沸騰着一股子熱血吧。」駱凱還提到,他們一致認為,如果不趁年輕干點有意義的事,將有愧於自己的青春。

名城的衚衕里親子一起參加古建體驗課午後的陽光穿過綠葉,灑落片片光斑。樹上掛着鳥籠,黑色的八哥懶洋洋地曬着太陽。在北京東城區史家衚衕博物館多功能廳里,「中國古代建築——神奇的坡屋頂」親子體驗活動場面熱鬧極了,孩子們的歡聲笑語打破了衚衕的靜謐。

課程的最後一項內容,是文化遺產保護的討論題「已經長草的古建築屋頂要怎麼辦」。孩子們紛紛化身「小小文化遺產保護專家」,討論得非常熱烈。

第一次科普活動只有一位聽眾「我們就是做文化遺產保護的一群年輕人。」駱凱在接受採訪時,這樣定義自己和夥伴。

(本文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2019年6月15日,「遺介」團隊的金明華、陳婉鈺、駱凱、李雪力、孫海楠、劉鑫寧(前排從左到右)就要畢業了。告別校園之際,全體成員特意來到校園內用於教學的古建築結構模型前,留下了一張合影。

第一次線下活動是「頤和園的秘密」。駱凱回憶起那段經歷,仍覺得很有意思。「尷尬的是,即便是免費的,也根本沒人報名。我找了身邊很多朋友,他們都不願意參加,還以為我兼職做了導遊。最後,報名的只有一個人,我的好哥們——濤哥。我們用一整天把頤和園轉了個遍。我竭盡全力,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故事和專業知識都講給他聽」。聽眾頻頻點頭,但主持人還是感受到對方將信將疑:「他說根本聽不懂。」

雖然年輕,但「遺介」的力量卻不小。

「遺介」在公眾號上推送關於建築遺產保護的科普文章,經轉載后的閱讀量經常在10萬以上,線下還與眾多單位及機構合作開展校園科普課堂、親子精品課堂以及親子研學營等形式的活動。

「那屋頂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種模樣?」駱凱帶着這個問題,講起了古建築屋頂的進化史。這個話題也伴有遊戲。在和父母互動的「你畫我猜」環節,孩子先畫出自己去過的一處古建築的輪廓,再讓父母來猜這處古建築的具體地點,親子活動隨之進入高潮。

在做建築遺產科普課堂研發的時候,團隊每一次開會基本上都長達10個小時。駱凱說,「我記得最長的一次會議開了13個小時。」

「通過自己的努力,我們想和更多的人一起重新認識身邊建築的價值,讓古建和建築遺產不再成為社會生活的負擔,讓建築遺產重新煥發陽光與青春活力,讓它們重新成為人們生活中的寶貴財富。」「遺介」核心成員王威說。

13個小時!

這個公益群體每個人都能講出「熱血」故事那麼是什麼讓駱凱繼續做下去,並且能夠聚起一群年輕人來一起做呢?

「遺介」的成員不約而同地都談到了「熱血」與「情懷」。陳婉鈺是北方工業大學風景園林學剛畢業的研究生,2018年加入「遺介」團隊。她說:「我們都對古建築有非常濃厚的興趣和情懷。我想通過自己的力量,去傳播中國的傳統文化。我希望通過『遺介』告訴世界,什麼是中國的文化遺產,這是我的理想。」

「你眼裡的古建築是什麼樣的?」駱凱大聲問沉浸在實驗樂趣中的孩子們。

體驗課程先放映了動畫短片《飛翔的屋頂》,這成功激起了孩子們的興趣。隨後,「遺介」負責人駱凱用一塊海綿、幾塊木板、水和量杯,為孩子們演示了下雨時不同類型屋頂防水效果的差異。這時,孩子們開始坐不住了,個個都躍躍欲試;助教和父母把孩子們分成了小組,一起對比不同屋頂的防水效果。

這是一群有理想、有創意、有實踐的年輕人。他們自發地組成一個保護文化遺產的公益群體。他們被稱為——「遺介」青年

「很土,」一個小男生脫口而出。「都是磚!」「很大!」「漂亮!」「古老!」……孩子們的回答五花八門。

今日关键词:陈晓前质问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