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情况飞行-韩国军方探测到朝鲜发射了两枚短程弹道导弹-罗源新闻

  • 时间:

新生校园暴力致死

「穩定器」指在美朝互動過程中出現的誤判、誤解,以及雙方處於國內政治等諸多考量而彼此釋放出的負面甚至威脅信號,從而產生波折的情況下,為了使美朝正向互動依然能夠繼續進行下去而非無限期終止,甚至開倒車,韓國出面進行轉圜。

然而,或許是朝鮮方面也深知美國對其核武及導彈實力的了解,更清楚美國的真實底線可能有二:一是不能再進行新的核試驗;第二,是絕不可以擁有對美國本土構成實質性威脅的遠程彈道導彈和洲際彈道導彈。滿足上述兩個限制性條件,那麼大概率上說,朝鮮近期試射中短程導彈,就不會對美朝關係造成致命衝擊。

「第一推動力」指在美朝之間缺乏起碼的互信,溝通渠道極其有限的情況下,韓國從中牽線搭橋,使美朝之間增加正面互動,從而開啟歷史的閘門。而當這道閘門被開啟后,美朝的互動會形成一定的「慣性」,即在沒有新的重大外力阻遏的前提下,依舊朝着正向互動的方向發展。

對此可以從技術面和基本面兩個維度進行分析。

現在美方的第一關注點顯然不在朝鮮半島。朝方近來雖然顯得有些「心急」,希望通過試射導彈來「求關注」,從而推動美朝關係朝着對朝更有利的方向發展。但在美方回應較為冷淡的現狀下,朝鮮也將感知到,過多的對美戰略行動恐怕仍將無功而返;而真正能夠觸動美方神經的「大動作」、「大新聞」,恐怕又將給美朝關係帶來新的波折甚至巨變,從而使得朝鮮最高領導人最近兩年來苦心經營的對美外交成果面臨「一把輸乾淨」的威脅。

在這一背景下,國際社會所關注的問題是:朝鮮當前的舉措,是否會對美國造成較大刺激,從而極度惡化美朝關係,導致半島局勢再度緊張?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

朝鮮知道美國有兩條底線為解答上述問題,我們不妨先從技術面入手。2019年6月6日,美國國會研究服務局(Congress Research Service)專家提交了關於朝鮮發展核武器技術和彈道導彈計劃的報告。得出的結論是,5月份朝鮮的發射活動旨在改善導彈的特性,包括目標系統。還有人指出,朝鮮的導彈試驗旨在設計能夠繞過諸如愛國者、宙斯盾和薩德等導彈防禦系統的技術。

在過去的兩周里,朝鮮連續兩次發射導彈,相互間隔僅有七天。與此同時,朝鮮方面也一反常態,在未受美韓「挑釁」的情況下(儘管8月初美韓軍演被朝鮮指責為違背新加坡共識),以異常嚴厲的措辭批評美國。朝鮮認為,造成當前美朝關係和半島局勢陷入僵局的所有責任都在美國一方。

從當前的情況看,上述兩種問題的出現概率已經降到特朗普上台以後的最低。當前的美朝關係也可以被視為朝方領導人上台後的相對最穩定時期。美朝經過多輪博弈,已經大體上試探出彼此的底線。

8月24日早晨,韓國軍方探測到朝鮮發射了兩枚短程彈道導彈。軍事專家認為,朝鮮24日晨所射導彈的最高飛行高度97千米,是今年發射的飛行器中的最高值。韓軍一名人士表示,朝鮮當天早晨有可能是以高角度發射了現有武器,但鑒於飛行高度大幅提高,也不排除發射新彈種的可能性。

美朝之間的互動,上文已經給出分析,不必贅言。需要關注的是美朝轉圜的重要推手——韓國近期的動向。在日本所發起的對韓貿易戰、技術戰中,韓國方面已經焦頭爛額。但從過去兩年多美朝韓三邊互動的情況看,韓國更多的扮演「第一推動力」和「穩定器」的作用;而目前這兩種作用都不再被當事雙方所急需,因而韓國的外交價值在降低。當然,這種降低也不會導致半島局勢因為韓國因素而出現巨變。

半島基本面已變,無核化前景如何?

所以,我們如果承認朝鮮為一個「理性行為體」(rational actor),那就應該預判,朝鮮會在近期降低對美外交的熱度,平淡下來;同時通過推進對華、對俄、對東盟外交,來從正面拓展本國的國際生存空間,從側翼迂迴,試圖「倒逼」美國與之加強交往。

美國總統特朗普8月25日在法國參加G7峰會期間談及朝鮮近期多次試射導彈時,雖然表示了不滿,但指出朝鮮並未進行核試驗,只是試射短程武器,而這「不違反任何協定」。面對記者詰問,他甚至兩次說道「我已明確強調,(朝鮮導彈發射)並非對美國的警告」,並表示「這些都是基本導彈」。美國的反應正可為朝鮮近期的射彈行為不會惡化美朝關係做註腳。

7月11日,駐韓美軍發佈2019年度戰略彙編(Strategic Digest),該報告稱朝鮮火星-15(Hwasong-15)洲際彈道導彈能夠攻擊美國本土之全部,估計其飛行距離為12874公里。另一型洲際彈道導彈,火星-14能夠攻擊美國本土之大部分,其飛行距離為10058公里,而火星-13導彈的飛行距離為3418公里。

在這份文件中,美國軍方確實認識到朝鮮製造了一種彈道武器系統:從短程導彈到洲際導彈。此外,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朝鮮問題研究網站「北緯38度」的工程專家約翰⋅席林(John Schilling)認為,如果能夠保持目前的導彈技術改進速度,平壤將在2025年之前設法製造一種固體推進劑的洲際彈道導彈。席林認為在2017年7月的第一次和第二次試射時,朝鮮已經將火星-14的彈頭重量從500公斤減少到350公斤,從而增加了其飛行距離。

在技術面分析之外,我們還需要關注半島問題的「基本面」,也就是主要涉半島問題國家的政策調整與他們之間的戰略互動。

在上述過程中,大概率的情況將是,朝鮮半島的和平維持係數得到提升。即,半島生戰生亂的可能性將進一步大幅降低。然而,半島無核化的問題,正如朝鮮周邊國家所指出的,這是一個持久的問題,要想徹底解決非一日之功。因此,需要有關各方周密行動,本着對本國和地區安全負責任的態度去行事。

今日关键词:台风白鹿逼近闽粤